NEWS

新闻中心

教育孩子是夫妻双方共同的责任和权利

发布时间:2017-03-14 11:03:17

不得不承认,我是名副其实的草根,这让恋爱征程异常艰难,认识怡贝之前,也曾遇见不少令我心动的女孩,发起追求,但均遭冷漠拒绝。后来,经朋友介绍,我认识了怡贝,怡贝的条件并不比之前那些女孩差,但她没有嫌弃我。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缘分到了事事顺,从恋爱到结婚,我们所走的路和大多数人一样幸福、甜蜜。对于怡贝,我满心感激,大家都知道,现在社会里像我这样没房没钱的老男人是绝对的“困难户”,能找个老婆实属不易,何况怡贝这种佳人。为了报答怡贝和她家人的这份“恩情”,我曾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他们幸福快乐,一定要让他们因为我而自豪。

婚前不久,我所在的公司迁至郊县,因为工作性质,我平时都住宿舍,周五到周日才能回家。两地分居并未影响我和怡贝的感情,可以这么说,直到孩子出生前,整整四年时间里,我和怡贝从未红过脸、吵过架,和怡贝家人的相处也很融洽。前面说过,我没有房子,所以婚后一直跟岳父岳母同住(怡贝是独生女,二老也希望我们能跟他们住在一起,能够相互照应),也就是所谓的上门女婿。没要孩子时,岳父岳母、怡贝、我,一家四口的生活平淡而幸福,充实而快乐。

婚后第三年,怡贝怀孕了,岳父岳母很不好意思地跟我商量,孩子出生后能不能跟他们家的姓,以后还能生二胎,到时再随我姓。我毫不犹豫地点头,不管孩子姓什么,他(她)都是这个家里的宝贝,都是我们爱的传承。

2012年5月,儿子出生,为了照顾妻儿,我专门请了一个月的产假。当时我和岳母有合理分工,老人不能熬夜,所以她值白班、我值夜班,两个人合作默契。我觉得带孩子并非传言中的那么麻烦,只要有了诀窍,一切尽在掌握中。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到头儿,我不得不返回公司,当时恰逢一个大项目上马,领导把任务交给了我。那段时间里,我忙得连轴转,往往周末也不能回家。对此,我跟怡贝和岳父岳母解释得非常清楚,他们也都表示理解。但两个月后,当我空闲下来,再次回家带宝宝时,我发现问题严重了。

养育孩子生嫌隙

那会儿孩子已经快百天了,跟月子里相比,简直像换了个人,整日哭哭闹闹,吃得不好,睡得也不踏实,别人家的小宝宝都爱笑,我们这位倒好,三天也不给一个笑脸。也许你会说,是不是大人照顾不过来?这里有必要交代一下,带孩子的团队绝对豪华:怡贝、岳母、我妈,还有一个保姆,足足四个人,均分的话每人每天只需工作6个小时。我也纳闷啊,怎么这么多人就伺候不好一个小屁孩呢?其实我心里是有些谱的,觉得问题可能与岳母有关,她对孩子太过溺爱。也难怪,因为怡贝的身体问题,之前一直怀孕困难,为了要孩子,我们曾四处求医,所以这个孩子得来不易。正因为如此,岳母对孩子的宠爱明显过了头,听不得他一句哭声,当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为了证明“科学育儿”的重要性,我试着跟怡贝沟通,首先要让宝宝形成有规律的生活习惯,吃饭睡觉都要有固定时间。比如我们设定让宝宝晚上8点睡觉,那么从6点开始,所有活动都要为这一目标而努力。首先是让宝宝先饿一下,不再给他吃东西,因为睡前吃饱了才能好好休息。然后是不能让宝宝太过兴奋,尽量将其放置在安静舒适的环境里,最好能播放些舒缓的儿歌,给宝宝做些安抚等,应该说这套方案还是可行的,试过两次,效果也很好。但岳母不满意,觉得太委屈孩子,只要宝宝一张嘴,就要给他喂奶,只要宝宝想睡觉,就一直抱在怀里晃。如此一来,刚刚形成的良性循环又被打破,宝宝一天比一天难带。

我想跟岳母讲道理,随心所欲地带孩子其实不好,让他哭几分钟也没啥,只要不是生病,哭完也就没事了,大人不能让小孩牵着走。岳母听不进去,她坚持认为我是在“虐待”宝宝。宝宝是我亲生的,我会不疼他爱他?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希望他能从小养成良好习惯。岳母还说:“你懂什么,我把怡贝带到这么大,白白胖胖、健健康康,不比你的经验多?有本事你去给你媳妇、儿子多挣点儿钱……”听了这话,我心里更憋屈,宝宝出生后,他所产生的各种费用,以及这个家里的各项开支都是我在负担,我知道自己没有太大能力,但我有正当工作和稳定收入,已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了这个家最大贡献。

沟通不成反结怨

正面沟通不行,只有曲线救国了,我拜托怡贝去跟岳母交流,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想带出一个健康快乐的小宝宝,既然如此,为何不能通力合作?怡贝很听话地去了,但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在岳母面前吃了瘪。对此,怡贝也很无奈,她劝我死了这条心。

老婆的话是一厢情愿,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只要我是孩子的爹,只要我参与了这场“养孩大业”,矛盾的爆发就不可避免。比如昨天晚上,是我带宝宝,我按照自己的方法操作,宝宝很配合,吃得也多,睡得也好。一直到了早上,轮到岳母接班了,我在卧室里休息,只听见孩子在外面一会儿一阵哭。出来看了看,我劝岳母:“妈,你把他放在床上让他哭一会儿吧,哭完他就该睡了。”岳母一脸铁青,白了我一眼,仍是抱着孩子晃个不停,试图哄他睡觉。后来岳母出门办事,把烂摊子扔给我,我让孩子哭了五六分钟,果然踏实睡了,事情就这么简单。

每次我下班回家,岳母总在我跟前诉苦,说带孩子各种不易,我承认她的辛苦,也感谢她的付出,但越是如此我们越需要交流和沟通,要形成系统而有效的抚养方法。而且事实也一再证明,科学带宝宝一点儿都不累,为啥岳母就是不肯接纳呢?

因为上述问题,我和岳母的相处日渐糟糕,她对我的态度也愈发冷淡。有时我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像个不受尊重的局外人,常常一句话说出来半天无人搭茬儿,只有老婆怕我难堪,接上一句。我也试图劝告自己,既然他们看不上你的养育方式,那就不参与得了,但很多时候又不得不参与,一旦发生交集,摩擦就无可避免。如今想来,我觉得自己真窝囊,难道当了上门女婿就要被剥夺教育孩子的权利?其实自己只是不想孩子从小就被宠坏,将来步入社会时无法适应巨大落差。

也许我的想法太过偏激,太片面,但作为一个父亲,我的心情希望大家理解。同时我也知道,问题并不仅仅与孩子有关,更大程度上是一种权利或者地位的失衡,大概在这个家里,我能保留的东西会越来越少,直至消失。

回复

在养育孩子这件事上,年轻父母往往趋于理性,着眼于孩子的品格培养、智力开发等;而老人是趋于感性的,他们疼爱孙辈,往往愿意去满足孩子的每个要求,而没太理会这些做法对孩子是不是弊大于利。因此,隔代育儿的矛盾自然是一出接一出,这种情况下,沟通显得格外重要,它不仅可以让孩子成长得更好,还可以让一个家更和谐、更美满。

当发现老人对孩子有溺爱现象或教育方法不妥当时,我们要顾及老人的自尊心,最好从侧面提醒,说话只说事实,而不要带批评倾向或者要求老人马上改变自己的做法。同时,切不可当众驳斥老人,那样只会伤了老人的心,还会让矛盾走向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