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新闻中心

善意的隐瞒有时候也是好事

发布时间:2017-03-14 11:03:07

萍儿口述:

我来自并不发达的乡镇,爸爸是那里最好的学校当外语老师,可能是这个原因我的外语水平也不差,后来如愿以偿的进了外国语学院,毕业后原本回到家乡一展才华,无奈当地并不需要我这样的“人才”,和爸爸商议研判后,认为我还是到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寻出路。

就这样我找到了当初实习过的公司碰运气,正好赶上公司招聘,我顺利的通过笔试和面试,其实面试对我来说就走过场,因为面试官知道我在公司的实习期的表现,当时我跟着“师傅”主要就是对于那个海关部门,心想如果把我放在这个部门也算是轻车熟路。

但是我最后却进了总裁办公室,当初我在这里实习三个月与总裁没打过一次照面,所以在我想象中总裁最起码该是50开外的中年男子,可是见了面才知道这么年轻也可以做总裁,经打听才知道总裁叫欧阳,当时35岁,毕业于美国哈弗的经济学博士是回国后三年后去年接父辈的班。

到这里面对那些处理文案高手我就是一个纯粹的新手,曾引以为傲的英语水平也只能算是一般般,因为很多的专业术语要补课的地方很多,所以我的工作主要就是上传下达,

但是,一个贵妇人与我相见似乎预示着我命运的改变,这位夫人正是总裁的母亲,见到我之后当天晚上就收到约见,这个消息很快就在部门里传开,有的说“妹妹你要走运了。”也有的说:“别忘了豪门深似海的道理。你可有要有心理准备。”我们在一家酒店见面,老夫人就简单的问了我家里和所学专业,并没涉及到有关婚姻问题,第二天上班就有人好奇的问我,“怎么样?”

“好像什么实质性的问题都没涉及到。”

“你可别犯傻,对你的考察实际上已经开始了。这段时间你要做的就是淡定,最重要的事不要让人看出你上赶着这桩婚姻。公司一定会有她的眼线,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及时反馈她那里。”其实我当时还有点不情愿,因为我们之间年龄相差近十岁。“十岁还算差距?”有好心的朋友提醒我不要介意这个年龄。这件事我与爸爸通过邮件进行了交流,当时我只是说“有可能。”而爸爸的答复模棱两可,实际他是让我自己拿主意。

没用一个月我们就有了第二次见面,这次是安排在周末,我被一辆宝马轿车请进了一幢别墅,老夫人用新鲜的水果款待了我,这次她直接就问我是否愿意做她的儿媳妇这个问题,她特意表示:“我不讲究门当户对,也不在乎家境是否清贫,但是家境要干净,本人要干净。”对此我们并没有马上作出回答,不是我故装矜持,而是我的确没考虑清楚,于是老夫人说:“这样也好,回去考虑一下,也需要和家里商量一下。”我并没有问欧阳是怎么想的,因为我清楚他一定知道自己老妈所做的一切,如果此时我问了这个问题,也就是明确的告诉了她“我同意”,这也显得我太急于求成。

老夫人递给我一已经拟定好的“协议书”,虽然开始也冠以“遵循自愿、公平、公正、合理、合法、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但内容就没那么公平合理。最起码的一条结婚后我就要做全职太太这一条我就无法接受,因为成为全职太太就必须面临没有朋友的寂寞和经济不能自主的困扰。但是考虑到今后生活衣食无忧,几天后我还是在协议书上签了字,专程送到老夫人手中。

紧接着就是隆重的订婚仪式,这天我才听到说我“漂亮、有气质、有修养,”等赞美之词,原来自己照着镜子是自我感觉品味,这次被众人这么一捧,我还真有点飘飘然,

婚礼的场面无需多言,富人结婚什么样子大家一想就知道。婚后我并没有马上辞掉工作,而是在怀孕之后,我的交接工作很简单,因为订婚我成为准夫人时,许多工作就分配给了别人,没了工作感觉有些不适,但我又必须尽快适应,于是我和婆婆一起做起了基金,另外为发行部做些翻译工作,当时这些都是足不出户就可以完成。

我顺利的产下一个男孩,由于我为他家接续了香火,婆婆对我十分好,先生对我也百般呵护。但是过了哺乳期孩子就由婆婆带了并请了助理。闲下来的我向先生提出要工作的意向,他没同意不过他把公司慈善工作要我来打理,公司有对口慈善项目,就定期的为一家孤儿院捐款捐物,有时还搞一些有相关业务厂商参加的慈善募捐活动。

只要走出家门我就乐意再说我本来就喜欢小孩子,但是在这期间除了巨款捐物外先生总要另外嘱咐对孤儿院的四名孩子特别照顾,逢年过节都要送上专门的礼物。这四个孩子两男两女,我问过孤儿院的院长“这里有特殊意义吗?”院长说“没有呀,我们这里许多孤儿都有结对子服务的。”但是我还是发现了问题,在这四个孩子中有两个眉眼间,总有点像欧阳的地方,我有权利查阅这些孤儿的相关资料,所以对疑似的两个孩子进行了认真地研究,在同一年分别在春秋两季,于是院长就给女孩起名叫春花,男孩叫秋实。

由于我遇这四个孩子可以随时零距离的接触,得到他们的毛发轻而易举,得到欧阳德毛发更是简单,而且所有的证件都由我保管,所以我就带着准备好的东西找到了在科研单位工作的朋友,我如实讲明缘由。一周后接到通知我亲自取回了鉴定报告,证实了我的怀疑没有错,疑似的两个孩子都是欧阳的亲生。

我借周末郊游,婆婆不在身边的时候专门谈论起这两个孩子,欧阳对我的好奇马上就警觉起来,“为什么要提起这两个孩子,你发现了什么?”此时我还没想把鉴定报告的事和盘托出,只是想听听欧阳自己怎么看待这两个孩子。“说起这两个孩子,我真是挺内疚的。我对不起他们,更对不起他们的妈妈,因为至今我都不知道他们的妈妈在哪里,我背着妈妈找过她们但是没有结果。我甚至怀疑她们是否还活在人世。”我没想到欧阳会对我说出真相。

他说:那年我刚回国,爸爸当时身体已经出现了状况,就迫不及待的让我上岗,可在美国呆的时间太久了,回国后许多事都不习惯哪有心思工作,正好几个我出国前的酒肉朋友找上门来,大家都不差钱,整天的花天酒地,夜不归宿。就这样,先后认识了两个女人,在酒店开房做了鱼水之欢,她们前后怀孕后分别上门找过我,但都被妈妈拒之门外。她们以为只要把孩生下来我妈妈就可以接纳,她们没想到妈妈还是不肯,当第二个女孩上门后,妈妈就限制我和那些朋友来往,也不许我和女生接触,就此事爸爸彻底病倒了,妈妈称了绝对权威,我从小就怕我妈,包括做这个总裁也是妈妈下的命令。

关于这两个孩子我早就知道他们是我的亲生,我有一本相册里面的照片是妈妈按时间摆放的,所以每次打开相册我都可以看到婴儿时的我,所以当孤儿院受到这两个孩子我就有似曾相识的的感觉,为此我做了亲子鉴定。从那时起我就有了把他们抚养成人的打算,为了掩人耳目我又多担负了另外两个孩子,这一切都是背着我妈妈做的,但是要真正实现父子或父女相认,也需要等到妈妈百年之后,我这不是对妈妈不恭敬,而是真的担心会因此把妈妈气病。在这件事上协议中没有,但是唯独它比协议中所有的提到的款项都重要,希望你能理解和严守这个秘密。”

我注意到欧阳叙述过程中眼眶里的泪水流动,此情此景我原本抱怨全没了,我也试着剥去总裁的外衣重新审视眼前这个男人,他坦承、真实,有对被伤害人的那份歉疚,也有为自己付出而不知所踪的人那份牵挂。或许我被真实打动,选择了原谅。

回家时,天边的晚霞一路相随,我看出欧阳释然了许多。快到家时她突然问了我:“但是有一件事我很奇怪,你为什么能和我尖酸刻薄的妈妈,相处的这么融洽?”我说:“或许,跟你刚才做的事一样,就四个字吧‘真诚、真实!’”